<object id="axcnk"><option id="axcnk"><mark id="axcnk"></mark></option></object>

      1. <code id="axcnk"><nobr id="axcnk"><track id="axcnk"></track></nobr></code>
      2. 鲁史古镇


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6日 文章出自:用户投稿 作者: 赵艳青 

        标签: 风土人情   社区推荐   

        鲁史古镇,没有惊艳的景色,甚至已是残破老旧,但凹陷马蹄窝中,光滑的碎块石上,将要倒塌的民居里,藏着厚重的历史还有秘密。鲁史古镇是云南西部茶马古道第一镇,也是中国最神秘的三大古镇之一。

        鲁史古镇

        自建镇经七百载四季轮回的鲁史老镇,古时是滇南通往巍山、下关、昆明,北上丽江、西藏,直达印度,南进凤庆、镇康,再西出缅甸的重要驿站。独行侠徐霞客来到鲁史时,曾感叹于边陲僻野的鲁史富裕繁华。数百年来,不知多少马帮来来往往在此打尖住宿、交易流连,由北到南运进丝绸、运进百货、运进中原文化,又从南到北运出茶叶、运出药材、运出山风野俗。坚硬如鲁史路石,被如过江之卿般的马匹硬生生踩踏出脚窝。

        历史上鲁史是凤庆通往巍山、下关、昆明直至中原的重要交通枢纽和驿站。凤庆县城和鲁史镇都坐落在茶马古道向东南亚延伸的要冲上,又是蜚声中外的“茶叶之乡”。现在鲁史镇的金鸡村还遗留有百株连片的野生古茶树。

        斗转星移,随着茶马古道没落,鲁史古镇昔日如繁花般凋谢了。古镇日日没落着,即使茶马古道鲁史段贵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,即使抗战时期茶马古道从鲁史过是国际救援中国的一条重要生命线,名气丰功中的鲁史还在继续萎靡着。

        青石故道,把古镇一分为二。昔日的交通要道,货栈林立的楼梯街路石缝倔强的青草葳蕤,铺路的条石、块石在人马的踏磨下泛出柔亮包浆。上坡处的铺路石头,被负重的马儿铁蹄踏出沉重的凹痕,圆窝里积着雨水,像一面圆镜子,蓝天白云尽在镜面,而镜子里面藏着深深的深深的历史。

        老街老人

        街道两旁有店铺人家。泥土墙已经没了外皮,方形土块写满风霜烟尘,照壁上还残留着像蝴蝶展翅一样福字,墙头跟屋瓦间的细草枯黄,等待着春天的消息。几间残破的门楼后房屋倒塌,往事已成瓦砾,再也拣拾不起来了。更多的民居商铺,在岁月中幸存下来。粗糙的木排门店铺后是店家豪气的内宅,众多人家以骆家的“俊昌号”茶庄为最,宅店皆为鲁史首屈一指精美。骆英才是鲁史第一个人工种茶的人,长期从事茶叶贸易。富丽的大院内,现在依然住着洛家人。

        民宅建筑主要有北方四合院和江浙三合院式样,泥瓦封火墙。门楼、墙壁、檐下绘有壁画、诗文、对联,考究的中国式藏风聚气采暖,抵御滇西冬日的冷冽。石板瓦跟烧制瓦一同在屋顶遮挡风雨。地处茶马古道要道上的小镇,历史悠久,南来北往的人到此定居经商,民居建制就表述出各处特色的乡思,其中大理白族民居在古镇出现频率颇高,那是大理商人贸易时附赠给鲁史的礼物。

        今日古镇寂寥,老农孩童闲坐奔跑,却极少有青壮年出现,偶然与我擦肩而过的年轻女子,背包写着精准扶贫的字样,想来是政府工作人员。现在的鲁史是贫困地区,早已不复明清时的优裕,由于鲁史人的坚持,镇子保留着原始古朴陈香。

        我恭敬的行走,恭敬的驻足,恭敬的拍摄,恭敬的聆听,于是静谧的古道有了繁杂声息,远远地铓锣一声,跟前是马蹄踏石路、马玲儿玎珰响,催促马匹的吆喝声、马帮汉子们戏谑声,门板拆卸声、店家的迎客声,热油炝锅声、添茶斟酒声,还有一缕脂粉香味的寒暄声。声浪裹挟着我在昨日的河流踉跄,长河中章回片段迎面撞来,有“凤山春尖”,那失传已久的顶级滇茶,蕴涵着深邃茗香;有眉开眼笑的店铺掌柜跟腼腆小伙计招呼马帮商人;有茶马古道客跟妖娆的风尘女子眼波传情;有马匹负重上坡时口鼻萦绕的白雾;有入暮时分马蹄旁火星四溅;有起屋造舍后鞭炮齐鸣;有娶妻生子后四邻八舍恭贺的笑脸。

        过光阴

        中央财政支持的传统村落鲁史,是滇西保存较为完好、规模较大的古建筑群之一。正在保护性的恢复着村内古建筑。四方街古戏台前广场堆满了建筑材料,一旁阿鲁司巡检司修缮已毕。这里是古镇的中心,也是邑人集会地,昔日各族人在此交易商货,是滇西极有名气的热闹场所。三街七巷向周边辐射延伸开,巷中散落着大宅朱户,在下一个转角处没有遇到爱,却会遇到一个又一个大宅门,有的面目全非,许多人家合住一院不免鸡飞猫窜狗打架;有的却依然雅致齐整,门口傲娇的大黄皮毛铮亮。

        鲁史古镇最大最气派的的建筑是云大书院,书院建在茶马古道入鲁史镇接点上。一株独木成林的菩提树浓荫一地,一方地涌清泉常年不枯,想来马帮队,到了此处人马皆是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:“可以歇歇脚了。”菩提树,古镇的风水树,盘根错节裸露地表像是老者手臂上的青筋,根根说着忍韧。古泉,供奉龙王的神龛上晨时敬献香火青烟缭绕,两只护泉石雕神兽在雨霜的侵蚀下棱角消失,却依然威风凛凛。

        云大书院

        云大书院飞檐挑角高大华美,只是建在古镇有些尴尬,与古镇古朴至拙的格调甚不和谐,不知道当初建筑时出于什么目的。书院藏书楼上可以俯瞰古镇全貌,古镇建于一面缓坡上,雅重的黛瓦黄土墙中绕镇小路似原白色带子扎系着如烟往事。

        鲁史是神秘的,唯物者认为鲁史神秘是由于此处地理位置偏僻,交通不便,随着茶马古道没落,马帮消失后,这里再一次成为相对封闭的空间,外人对未知地域心存不解赋予其各种传言,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因素。神秘鲁史在历史的飓风劲吹下还是露出了一角冰山,古镇无论繁荣熙攘还是金粉落地从古至今官吏辈出,虽未至封疆公卿,却也不乏高位大员。

        读书科考出仕,古往今来是多少世人毕生追求;诗礼簪缨之家,又是多少人家世代梦想。在寂寂小镇鲁史,科考出仕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这现象在清代达到了高潮,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,但是镇上人家不论书香富商或柴门农户,家家都有秀才举子的身影憧憧,甚至一门多人已不甚稀罕。时光机旋转到了现在,鲁史古镇子弟供职于政府部门、金融业等行业,其中的佼佼者和身居要职者颇有数量,临沧地级市、凤庆县的基层领导更比比皆出于鲁史,十户人家到有九户家中有国家公职人员。

        爱因斯坦说:“科学的尽头是神学。”鲁史的这种神秘现象,与古镇重文好学风气有关,也与宝地风水有关!

        版权声明

       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       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
        香港马会资枓大全2019